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投资商遭遇离奇判决

发布时间:2019-09-13 01:23:16

  核心提示: 正当万隆家俬经营蓬勃发展之际,2011年 月,广济村一纸诉状将万隆家俬告上了榆阳区法院,要求解除合同。

  王恩顺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斥资千万打造的家具城,在刚刚有所回报的时候,将被 清理出局 。

  塞外投资兴业

  2004年,王恩顺被 塞上明珠、投资胜地 的广告语所吸引,携千万巨资来到了陕西榆林,当时这座新兴城市还无一家像样的家具城。

  王恩顺的举动得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和赞扬。榆林市发改委很快以(2004)672号文件给予立项,榆林市规划局、榆林市建委、榆林市国土资源局、榆林市工商局、榆林市消防支队等政府职能部门以最快的速度为万隆家俬办完了所有的审批手续。

  榆林市榆阳区广济北村(以下简称广济村)村委会原主任高治祥对说: 当时我们村里的地因城市发展,已无法种粮,建设商场又无资金,王恩顺的到来,让我们喜出望外。 双方一拍即合,于2004年11月29日签订了合作合同。合同约定,广济村出地,王恩顺出钱,共建万隆家俬,即从2006年2月1日至2016年1月 1日,合同约定为10年。合同期间王恩顺每年上缴广济村60万元,10年后王恩顺可以继续经营5年,每年上缴102万元,到此后合同终止,王恩顺将万隆家俬财产及所建商场全部移交给广济村。

  2006年春节刚过,一座宏大的家具城便耸立在了榆林城。

  几年的时间,万隆家俬家具会展中心,已是榆林最大、最豪华的家具城,它以合适的价格、齐全的品种和良好的信誉赢得了当地消费者的赞誉。

  诉讼突降

  正当万隆家俬经营蓬勃发展之际,2011年 月,广济村一纸诉状将万隆家俬告上了榆阳区法院,要求解除合同。

  广济村村委会在2011年 月向法院提供的诉状中称,万隆家俬未按时上缴60万元的承包费,因而要求解除合同。

  对此,万隆家俬委托代理人刘寄托在答辩状中认为,承包10年没有到期,解除合同没有道理。上缴承包合同费按合同规定为每年的12月1日前上缴下一年度的费用,但自承包以来,都是下年度的春节前上缴,已经形成了惯例,而原告也默认了这一点,从合同的角度来讲,并不违法,这一点也得到了法院的认可。

  榆阳区法院组成合议庭审理该案。经过一年的审理,2012年2月27日作出判决。该判决称:双方合同超出批准使用期限的部分无效,终止履行,在判决生效的 0日内,万隆家俬将家具城交付给原告。

  刘寄托对说,原告诉求的是解除合同,而判决却认为原告的土地使用权为临时用地,超过使用期限,故而判合同无效,要求终止,这明显违背了民事诉讼 不告不理 的原则,侵犯了当事人对民事权利的自主处分权。

  陕西正兆律师事务所郜秋林律师则认为,判决矛盾百出,逻辑混乱,既然认为合同不违反国家法律,那么又怎能根据《土地管理法》得出 应认定超出批准使用期限的部分为无效 的结论呢?况且建筑产权归万隆家俬所有,何以有腾房之说。国土局批准的是万隆家俬所占土地的使用期限,而非建筑物的使用期限,而且也没有任何一个政府职能部门对万隆家俬的建筑使用期限进行过批准和限制。可见,法官在这里偷换了概念,而推出错误的论断。

  榆林市国土局榆阳分局主管耕地的谢先生则向表示,临时用地期限为两年,管理处罚权在国土部门,万隆家俬这种情况,有关部门立项批准后属于合法建筑,土地所有者在国土部门继续补办手续即可。榆阳法院的判决显然是越俎代庖。

  坚决上诉

  4月10日,王恩顺不服榆阳区法院一审判决,向榆林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上诉书中称:一、原审判决程序严重违法,原审法院对本案不具备级别管辖权,审理本案违法。最高人民法院《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关于陕西省部分第2条2项规定,涉案财产标的500万元以上的民商事案件,一审由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二、原审法院对于万隆公司提出的级别管辖异议,应当依法审查并作出裁定,但原审法院将本案直接报送上级法院审理,程序违法。三、万隆公司并非本案适格被告。万隆公司与富县阳光家具中心是两个完全独立的法律主体。广济村委会诉请解除的《广济北村长城北路会展中心投资建设及承包经营合同》,是富县阳光家具中心与广济村村委会签订的,万隆家俬并非该合同的签约主体,原审法院受理本案错误。四、原审法院判决内容超出了诉讼请求的范围,违背了民事诉讼 不告不理 的原则。

  榆林市中级法院宣传处一位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会将情况汇报给中院领导,判非所诉,肯定不妥,中院一定会认真审理,公正裁判,尽量让双方都感到合法合理。

  王恩顺表示:万隆家俬是在荒地上投巨资建立起来的,倾注了投资人的心血,由于建成后不断投入,才吸引了这么多的商户入驻。现在,刚有了收益和回报,广济村村委会便要终止合同,其行为显然违背了《合同法》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而法院有如此判决,其实是对外来投资者和当地投资环境最大的伤害。

  时评: 凤凰 落户变 乌鸦

  □郭向东

  当贫穷得只有土地,土地只能是土地。当贫穷的土地遇到资本时,资本可以给土地带来增值。当土地不再贫穷时,土地也变身为资本。如果土地的拥有者不能恰当地看待这种转化,让资本的贪婪本性膨胀,再加上小农主义目光短浅的狭隘,美好的结合就会转化为内耗,最终的受害者是外来资本和土地的主人 亟待脱贫的农民。长远的伤害还有民风的诚信和政府苦心打造的投资环境。

  案件中,中国的土地管理制度再次被推到前台,成为各方博弈的工具。中国的土地制度是非常复杂的,而集体土地的管理则更像是一团乱麻。集体土地可以承包,但不可转让;集体土地使用权不可进入土地开发市场,但又可以在审批后以出资形式入股企业。万隆家俬家具会展中心正是在这样的体制下成立的企业。

  在这个企业的土地使用上,原本应当履行的入股或联营使用土地审批手续,被变通为临时用地审批手续。这样,投资方、土地方、当地政府之间形成一种默契。投资方节约政府审批成本,土地所有者获取了土地增值,地方政府获取了税收和就业机会。合作各方各取所需,原本是一个皆大欢喜之事,但土地增值后,利益的不平衡让广济村首先伸出了撕毁合同之手。原有的默契被打破,原来信誓旦旦的承诺变得飘渺。利益各方开始重新寻找对己方有利的法律,以此作为博弈工具,试图在争议解决中获取收益。

  当争议不能在合作者之间解决时,只能诉诸司法裁决。此时,司法的智慧就显得非常重要。如果法院以超出诉请判决合同无效,土地所有者可能得到暂时收益,但投资者的合理预期收益却化为泡影。制度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企业家是稀缺资源,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企业家的。万隆家俬家具会展中心原有的经营成绩不是每一个经营者都能复制的。一个企业的倒闭,必然造成税收的流失,就业机会匮乏,更有产业链中断后衍生的诸多负面效应。这确是司法判决后的真实后果。如果法院基于西部经济落后之客观现实,依据国际贸易争端中经常使用的促进交易原则,调解双方争议,平衡双方的利益分配,促使双方再补办法律规定的联营、出资土地审批手续后,继续合作就可能是另一种更为理想的审理效果。

  司法是定纷止争的工具,用好之,则各方皆大欢喜,经济发展,百姓安宁、社会和谐;用不好,则经济停滞、百姓不宁、社会躁乱。

家居风水
世界史
情感日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