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长安有劫 第六十二章 被坑了

发布时间:2019-09-12 18:43:51

长安有劫 第六十二章 被坑了

刚偷渡进了小黑的商船,就被巡逻的护卫发现了!

身后还背着这些护卫的主子,深刻懂得打狗还要看主人的我,此刻也不方便下狠手――仗着速度左闪右躲,按照小黑指点的方向前进着。

身后追击的人越来越多,我难免有些压力,在小黑说停下的时候一个急刹车没稳住,直接将小黑抛了出去。

“咣当――”这是撞开门扉的声音。

我缩了缩脖子竖起耳朵,正等着听小黑屁-股着地落雁平沙的声音。

“国主!”一声热泪盈眶,激动万分的声音将我一系列的逻辑推理全部驳回。

小黑没有落地,没有被人立刻擒住,没有花费长达数十秒钟来证明身份!

我讷讷张了张口,看了看黑压压拥挤过来的护卫们,身子一闪,就躲到小黑身后去了。

那白脸的还激动着试图跪拜的汉子疑惑的看着我,露出深深地戒备。

小黑伸了伸手,“她一路护送我回来的,好好招待。”

“是!”不难看出这人确实是对小黑忠心耿耿的

,看着小黑的那眼神就像是看着神祗一样,“属下遵命。”

我完成任务了?神经瞬间的松弛下来,才猛地感觉到身上的寒意,看了看小黑和他属下一副有话说的样子,我也知趣。

“我完成任务了!”我伸起胳膊就要习惯性拍一拍小黑肩膀,但是刚抬起来看到那属下脸上写着的“你若拍他,我就揍你”这八个字,我扬起来的手只得抓了抓无辜的后脑勺。

“算是。”

“那,”我露出谄媚的笑容来,眼巴巴的看着小黑,“是不是应该结账了啊?”

“云洵,有百万金的银票吗?”小黑单手负在背后,身竿挺的笔直,一种意气风发的气势在他身上蔓延。

我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小黑――我敏锐的神经在他身上突然嗅出了一股危险的感觉。

“百万金数目太大,恕属下无能为力。”

这话是什么意思?空手套白狼啊!我忙补上一句,“先付一下定金也好,剩下的你先写一张欠条。”

小黑拂袖,微垂眼眸,眼睛笑的弯弯的、亮亮的,“还怕我诓骗你不成?”

那可说不准!我低头哈腰,“怎么会!您可是堂堂陈国国主!怎会因为这些钱丢了信誉!是不?”

叫做云洵的男人怒目而视,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趋势。

我这是刚出了狼窝,又进了小黑的巢穴啊!估计着陈国生意做得那么大,也是暗箱操作没少做吧?

可是,我和小黑这层患难真情摆着了啊!我漫不经心的拉开和小黑之间的距离,退后两步,等着小黑答复。

“能拿出的银票有多少?”小黑侧过头,声音倒是少有的平静与温柔。

“十万两。”云洵躬下身子,“此次在宋国采办较多,所带银票富余只能拿出十万两。”

“如何?”小黑歪着头,轻问我。

“好吧!”难掩心中失落啊!差价也太多了吧!“你们有事先谈,麻烦给我准备个房间,再送些温热的饭来。”

我也想走,可看小黑那神情我现在插翅难飞啊!

躺在温软的床上,看着天花板,头发还湿漉漉的躺在床边垂落,肚子里都是温热的饭香。

风带着泥土和水汽从床边溜进来,船虽停泊好了,但也随着波浪摇晃着,扰得我越发困顿。

刚睁开眼就看到小黑一脸笑意的坐在我床边,手中还拿着干毛巾给我捻着发。

我揉揉眼睛,揉的眼前越发朦胧,看着小黑也有些不真切的样子身上一阵冷,又一阵热的交替着。

“定金太少了,”我嘟囔一句,抱怨的情绪泛滥,“给我那么低的出场费?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不满意的嘟嘟嘴,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我拽了拽被子,蒙住头,越发讨厌看到那欠债人的脸。

一岁宝宝怎么不爱吃饭
调理小儿脾胃虚弱的药
冠心病可以治好吗
宝宝吸收不好长不胖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