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天神荒芜 第三百二十九章 黑市商人

发布时间:2019-09-24 17:36:59

天神荒芜 第三百二十九章 黑市商人

天还未亮,倾城码头附近的海货市场便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韩冰穿着一身云锦长袍,头顶四方髻,如同一个小小的管家,穿行在市场中。

“小哥,看看鱼吧,刚打上来的,可新鲜了。”

“小少爷,看看我这霞光海正宗的海鱼,运了好几天才运到倾城呢。不过你放心,用冰块保鲜运来的,绝对的鲜美可口。”

“小哥,你看看我这八爪鱼,那韩家都是从我这儿订货呢。看你面生,给你算个优惠价。”

……

鱼贩子们见路过自己摊位前的韩冰,都纷纷上前吆喝,可是韩冰却双手后背,在人群中不断的张望。

他要找黑市商人艾文,唯一的线索便是,他是一位修灵之士。

还好韩冰他修炼的是《凝神决》,就算没有魂识,依然能够看穿凡胎肉身,知晓对方修为境界几许。

猛然间,在昏暗的灯光中,韩冰眼前一亮,见远处有着一位正在劳作的鱼贩子身上,隐隐透着十道黄.色的经脉。

他慢慢的靠近此人,见他穿着一身棕色粗麻布衣服,面容沧桑,正不停的将一个大筐子的海鱼分装。

韩冰恭敬一礼,道:“在下韩冰,想在艾前辈这里买一些丹药。”

糟老头并未理他,用余光扫了眼韩冰,冷道:“你认错人了。”

韩冰笑道:“艾前辈说笑了。整个市集之中,唯有前辈是修灵之士。”

“哼,胡言乱语。去去去,别打扰老夫做生意。”

韩冰见老者脾气暴躁,继续道:“晚辈要一万陆川丹,这门生意,可比前辈卖鱼赚得更多吧。”

糟老头站了起来,布满老茧的湿手在麻布衣服上擦拭着,笑道:“狂妄小儿,一万陆川丹?你是狮子大张口呢,还是疯言疯语呢?”

韩冰见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喜道:“一粒陆川丹卖两千金,一万陆川丹

天神荒芜  第三百二十九章 黑市商人

,不就是两千万金吗?不知前辈觉得这价钱是否还满意?”

“两千万金?你以为你叫韩冰,便成了倾城韩家的韩冰吗?”糟老头双眼如炬,上下打量着韩冰便不再理他,向摊位内走去。

韩冰笑道:“艾前辈是灵皇境高人,难道还怕我这个只有灵士境的小修士坑骗你的丹药不成?如今这整个梦璃大陆,灵皇境高人应该就只剩艾前辈一人,真不知艾前辈是在忌惮什么?”

艾文停下脚步,迟疑一瞬,道:“跟我来。”

顿时,韩冰跟着艾文穿过鱼摊,进入了一处简陋的阁楼。可是此处木质阁楼的一面墙壁,却是泥土构成。

只见艾文老头右手食指上突然冒起了一点黄芒,对着墙壁鬼画桃符般勾画了一个图腾。

嘭!

泥土墙壁立马闪过一阵黄芒,接着变成了铜金色的大门。

艾文转头对韩冰道:“你只需要陆川丹?”

韩冰递上韩家的那块玉牌,道:“艾前辈先看看这东西,够赊欠一万陆川丹吗?”

艾文并未回头,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不看也罢,明儿我自会去韩家要钱。如果你还需要其他的东西,老夫这里也有。不过有句话要送给你,严家祖先可是位真正的仙人,他在倾城找寻一件仙宝多日无果,真不知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儿来。”

韩冰忙将玉牌放入纳环,拱手一礼道:“谢谢艾前辈提点!韩冰还有一事请教。”

铜门后传来一道声音,“老夫的答案也是商品,就看你的钱,买不买得起。”

韩冰道:“关于仙界之事,不知价钱几许?”

“一万灵石!”

韩冰茫然,道:“灵石?”

艾文端着一个小盘子,走了出来,道:“一万金等于一灵石。也就是说一亿金。”

韩冰诧异,道:“韩家赊账的上限不知能不能得到这个答案?”

艾文摇摇头道:“韩家玉牌赊账上限一亿,所以你今儿是买不了这个消息了。”

韩冰心中犹豫,面色挣扎,最后只得放弃了想要打听仙界之事的念头。

“这里一万陆川丹,还请你在这块玉牌上签字画押。”艾文将韩冰的所有情绪都收拢眼底,却装作什么也没看到般,将盘子交给他。

韩冰望着盘子上堆着的被压缩成粉末一般的陆川丹,惊讶道:“这个盘子也是灵宝?”

艾文回道:“这样的灵宝也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儿,等你处理完事情,可以来老夫这里看看有没有用得上的灵宝。不过老夫这里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地摊货,没有准备好一万灵石以上的钱财,还望不要前来打扰老夫。”

韩冰点点头,将陆川丹放入纳环,又从盘子上拿起一个玉牌,签字画押后,告辞离去。

艾文望着韩冰的背影,补充道:“老夫见你是个爽快人,送你一条消息。”

韩冰忙回头,拱手一礼道:“还望前辈指点迷津。”

“如果老夫猜得没错,严家祖先寻找的东西,定是回仙界的飞行仙宝。”

韩冰心中大喜:有了飞往仙界的飞行仙宝,加上绯月的仙人血脉,进入仙界便不是什么难事。

“哦!韩冰谢过前辈。”韩冰拜谢后趁着夜色,赶往倾城西山禁地。

……

时隔六年,韩冰再一次踏上这片自己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心中依然难掩感伤。

他刚踏入山口,西山上便万兽齐鸣,震天而响。

倾城之人已多年未听过西山禁地传来的兽吼,不禁在家惊慌失措,害怕如同当年般又有妖兽来袭。

韩家塔楼上,韩征利饶有所思,望着西山禁地不解道:“月娥啊,这西山多年未出现如此异动,不知今夜又发生了何事?”

韩月娥红纱长裙翻飞而舞,圆圆的脸蛋眉头深锁,“严家祖先在倾城之中,任何异动都会随时发生啊。三叔,只要我们不出这韩家塔楼,定不会有事。”

韩征利叹了口气道:“本说接蓝家之人也来这仙器避避风头,谁知他们都先走一步。”

韩柳娥身上的黑色长袍完美的勾勒出她的腰线,在这个月夜之中,她仿佛是来至地狱中最完美的鬼差,诱惑勾人。

她烈焰红唇一动,道:“听说恋寒怀孕了,我韩家也算有后,跟那蓝家的关系啊,又有了几分保障。”

“是啊,蓝家蓝溪阁的势力太大了,光死亡谷出现的人马,就比情缘阁还要强悍几分。我们韩家如今凋零至此,能攀上这门关系也不容易啊。”

……

ags:

成都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克拉玛依性病
天水治疗阴道炎医院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怎么预约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是哪级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