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苍穹丹 第266章:无奈

发布时间:2019-09-25 21:59:09

苍穹丹 第266章:无奈

“府主!府主!二爷他的魂牌,魂牌消散了……”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悲痛欲绝,连滚带爬的来到一大殿前回禀道。

他脸上既有愤怒悲伤,又有无奈不解,看着就让人纠结。

大殿中一身着青衫,面容沧桑,三十许的男子正一手持剑,一手拿酒壶,边饮边舞。

老者紧张的要死,他却并不着急仍然我行我素,直到一套剑法耍完才不急不慢的问道:“海渊府还有活的没有?”

老者先是一愣,随后悲意恒生道:“回府主,海渊府所有在岛上留下的魂牌,全都消散……”

老者还想説什么,却被男子突然打断,面无表情的説道:“也就是説,只要近期在海渊府的人全都死了?”

见老者diǎn了diǎn头就吩咐道:“去,把岛上的人都安排到位,你也跟我四五十年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至于你心中的疑问,慢慢你就得到答案了,快去!其余的什么也不用想,总之你们不会白白\dǐng\diǎn\牺牲的。”

老者毅然的diǎn了diǎn头仿佛也是下了大决心一般,但还是试探着问道:“府主,属下想知道我们八个能留下几个?”

男子顿了顿,无奈的説道:“其他人都还好説,至于你们,唉!我需要五人。”

老者又问道:“府主,你看都由我安排行吗?”

男子diǎn头,老者决然道:“府主放心,属下一定会让你满意的。”之后就急忙退走,男子却陷入了深深地回忆当中。

苍穹丹  第266章:无奈

...

一座百丈大xiǎo的莲台飘浮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之上,莲台之上有着三男三女,六个年轻人。

三个女子均极为美貌,而且各有千秋,虽然面容相似,但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一身白色纱衣的女子应该最大,给人一种稳重的感觉;被称作二姐的女子一身赤红色的甲胄,披着一件火红色的披风,给人的感觉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泼辣;最后一名女子身着青衫,看似最易交往,却是最为活泼好动,而且还会想尽一切办法整人,几人都明显有diǎn远离她的意思。

三名青年同样俊秀可佳,但穿着都很随意,并且每人都和一名女子在一起説笑着,每名女子身边的青年给人的感觉都和女子一样,或是稳重,或是泼辣。

和最xiǎo女子在一起的男子突然眉头一皱説了句不合适宜的话:“你説我们就真的这样直接的去寻找自己的路?他的话真的可信吗?”

説话的同时他的目光落在了莲台后的三座丈余大xiǎo,呈椭圆形的灰褐色的移动xiǎo岛上。

其他人听到这话都沉默了起来,目光都洒向了那xiǎo岛上,那泼辣女子目光坚定的看向了正偎依在男子怀里的稳重女子説:“由大姐决定!不过,我不想师尊他们一直那样下去,而且一旦回头,我们和他们见面的机会就渺茫了。”

众人都把目光移到了那大姐身上,那大姐看着xiǎo岛沉思了一会儿决然道:“相信它们,不但是为了我们自己,为了师傅,更为了天下苍生,我们要相信它们,它们不是把我们的容貌改变了吗?还把我们送了出来,否则虽然我们都有阴元境初期的修为,但要从荒芜岛来到这天葬海,最快也要三年多的时间。”

之后还补充道:“这还是在正常情况下,否则咱们真的来到这万恶之渊以西,还不知道付出多大代价呢!”

狡黠一笑,大姐笑道:“我们不是也得到了不少东西吗?十八块太极石、七座移动洞府,就这几样,随便一件放在外界,就是师傅、师伯他们那种存在也会极为动心,我们岂能白拿这些东西?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功法秘籍,报废的祖器。”

説着説着,本来还窃喜的她慎重的説:“最重要的是那沧海啸天赋和隐天钟,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级别,但比我见过的师傅视之如命的那些宝贝都是远远比之不上的,想来很有可能是它们説的荒阶功法和超越祖器的存在。”

脸色更加郑重道:“如果真是如此,那让众多比师傅更高存在的先辈们几代人都为之奋斗的计划,就让我们来实现,并且终止!”

其他人听的没有反对,只是一直diǎn头,显然是赞同她的话。

她哀叹一声:“唉!这混元大陆也的确寂寞太久了,师傅和师伯他们当初就对我们几个説过,我们最多只有两人能成就太极境,一人可以渡过两次太极劫成为真正的天地巅峰强者之一,然后和他们合力进入一处密境共探大道。”

扫了几人一眼道:“如今我们虽然有了足够的太极石,而且机缘也是足够了,就是我们全都达到了师傅的那种程度,但也应该改变不了太多,所以我感觉,为了自己,为了师傅,为了我们能在一起,更为了先辈们为天下所牺牲的一切,我们要担起这个担子,你们认为呢?”

説完目光扫了扫其余几人,他们也都仿佛下了什么绝心一般重重的diǎn了diǎn头。那青衫女子更是调皮道:“也没什么,就当逃出来体验世间百态好了,实在不行就还跑回去,大不了被师傅罚一顿,也没什么吗!嘿嘿!你们説是不是啊?”

几人被她这么一説又都放松了下来,而且还嘿嘿直笑的和她开玩笑,弄的和她在一起的男子赶快转移话题:“我们还是説説以后到底怎么办!总不能没有一diǎn目标之类的?而且师傅起的名字也太难听了,我们也有必要改改。”

他想是下了什么绝定一样又自言自语道:“对,一定要改。”随即就深思了起来。

和那大姐在一起的男子开口道:“我认为我们这次最重要的是得到了那沧海啸天赋,所以我们三个男的就以大xiǎo而论分别取一字好了,至于姓吗!那就随便找个自己喜欢的好了。”

沉思一会,那男子豪情万丈的豪放道:“我名张沧,道号沧浪子,你们都自己看着取!反正都是虚名罢了。”不过在他话音刚落容貌就发生了变化,赫然就是那府主。

他能感觉到,心里也多了diǎn什么,这让他有种説不出的感觉,不知道走这一步,到底是好是坏。

见大哥已经定下了名号,面貌变得也更加玄奥了,剩下的两人也急忙取号,“我是二哥,就取海字为名,以陈为姓,道号就和大哥一样用从沧海啸天赋里边所参悟的功法定号,就叫海渊子。”

看着还没有取道号和名字的那男子笑道:“哈哈哈,老三,你没挑选其它的余地啦!赶快説説你的名号!我很期待你吆!xiǎo天子,嘿嘿,真好听。”

见到那二哥如此一説,几位女子都嘿嘿直笑,调皮女子更是笑的在地上打滚。但对于面貌的变化却混不在意,仿佛家常便饭一般。

老三的脸色更是难看,气呼呼的道:“啸天子怎么了?不就是谐音不好听吗!我的名字就叫啸天了,不要道号了,哼哼!看你们还笑。”

説着他把目光移向了几位女子道:“嗨嗨嗨,你们叫啥?我们可是把那几个字占全啦!嘿嘿嘿,不行的话你们就还叫那啥好了?”

几个女子一听,都是眼睛几欲冒火的看着他,他吓得直接飞上天空,惹的众人又是大笑淋漓。

张沧突然停了下来问道:“就是,你们也得好好想想”

那大姐紧紧地靠在张沧怀里説道:“我们姐妹三人合力推算过,都已经想好名字了,我叫云静,二妹叫云炎玉,三妹叫,云莹,而且我们......”

説着看了三个男子一眼,其余两女脸色也是一变。

见到几女此种表情,啸天首先发问道:“怎么了?”

云炎玉接口道:“我们六人的命,都将会因一个姓孙之人而改变。具体好坏,我们却没能推算出来。”

...

男子回忆到这,就在大殿内泪流满面的喃喃自语道:“是啊!我们都因姓孙的而改变命运,可是谁又能想到会是如此一种情况?竟然是我们兄弟三人同时爱上她,而她,又是你们姐妹亲手所救,哈哈……真是命运弄人啊!”

苦涩的喝了口酒后接着説道:“你们説是不是我们当时根本就不该私自跑出来,更不该听它们的诱惑,出来闯荡,不该想动什么乾坤,做什么救世主?”

“不,府主,你们做的很对,如果没有你们,我们这些人早就都回归天地了,在你们的维持之下,这奔雷海这几十年人、妖之间和平相处,而且很少有人出现伤亡,其他地方的争斗也少了不少。”

还不算完,那男子自豪道:“同样是因为你们,我们知道了真有太极镜的存在,少了很多杀戮,和尔虞我诈,你们救下了何止千千万万人啊!否则他们怎么会炼制奔雷令呢?还有府主,你经常教导我们要学会放弃,知足常乐,你又何尝不该如此呀?情以舍为尊啊!”

朔州好的男科医院
朔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朔州男科
朔州男科医院
朔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