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帝龙道 第一百一十五章戏耍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4:57

帝龙道 第一百一十五章戏耍

翼坤山花了半刻钟才将所有铠甲卸下,他穿着一身中衣,连外衣都没有穿,还光着一双脚丫子站在萧瑟的寒风中。

“小子,你很好!这场比赛不会轻易结束,我要让你知道挑战我的后果!”翼坤山咬牙切齿地对翼神龙冷笑道。他一提战气,一股远远超过在场所有翼家少年的强悍气息爆发开来,宛如苏醒的猛兽,每个感觉都这个气息的翼家少年都哆嗦了一下,目露震惊地望向翼坤山。不愧是翼家年轻一辈第一人!单凭这股气势便远胜在场所有的翼家少年。

翼坤山对造成的威慑非常满意,他目光凶狠,咬牙切齿,正要将心中的愤怒全部爆发出来,翼神龙却做了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动作。

他往后轻轻蹦了一下。他本来就站在石粉圈的边缘,这一蹦就跳出了圈子。

“哎呀呀,坤山表哥实力好强,吓得人家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跳。”翼神龙捂着心脏做娇柔状,随即一直身子,一脸严肃道:“我认输,不打了。”

“扑——”几个端着茶杯正在喝茶的翼家中高层人物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上百个翼家少年直接石化。接着“我操!”“我靠!”之类的经典国骂从无数人的嘴巴里边喷了出来。

唯有司空皓月早已料到翼神龙所想,在场边笑得花枝乱颤。沈氏也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小子实在太坏了,明知打不过还要下来搅场子,又是糖衣炮弹又是激将法,连讽带刺,蹦跶了那么久,终于把人家弄的在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无比难堪地一件件卸下身上的铠甲,正准备爆发的时候,你拍拍屁股就不玩了,这不是耍人是什么?

还别说,翼神龙就是要耍翼坤山。这翼坤山在翼神龙落魄的时候落井下石,百般刁难也就罢了,现在居然在他面前一幅高手的臭屁风范,还敢夸下海口说什么“看谁不长眼敢来挑战”,当真是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

他知道翼坤山打的算盘,以他力压年轻一代的实力,再去掉被选中的九个因为规矩不能对他进行挑战的少年,可以挑战他的无不是青铜四重天境界以下之人。凭着他常年翼家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威望和青铜七重天的实力,又有哪个青铜四重天的少年自己上去找抽?所以他说出那番豪言壮语。而事实也正如他所料,没人去挑战他。实力相差太悬殊了,都是为了一个名额,从那些青铜四重天的人手里抢名额自然容易十倍。如果这种无人挑战的情况一致持续到终场,那么翼坤山就可以树立起一种年轻一辈无敌的形象,在年轻一辈之中树立起绝对的权威,人家就会说“翼坤山,当真是翼家的无敌人物,站在场中央,愣是没人敢去挑战他”那么他的威望就会凭空暴涨,今后在翼家年轻一辈中又有谁敢跟他对着干?日后接替翼家族长之位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虽然翼家族长之位什么的翼神龙丝毫不感兴趣,也懒得去争什么,但是翼坤山敢在他面前臭屁,他就不得不整治一下他了。

现场的氛围在瞬间凝固了一下之后大笑声哄然而起,想不到素来在翼家声望隆重,稳坐翼家年轻一辈第一人交椅的翼坤山居然上了个如此恶当,被整得光着脚丫子穿着中衣在寒风中独自凌乱。看到翼坤山现在这副样子,以前对他所有的敬畏和恐惧都仿佛去了一大半一般,原来所谓的翼家第一人不过如此嘛。少年们哈哈大笑,少女们也忍俊不禁,议论声、嬉笑声、责骂声、支持声声声入耳,冲天而起。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第一次见到坤山哥这么狼狈。”

“哈哈,这倒是教育了他一番,别有事没有眼睛就长头顶上,当真以为我们年轻一辈无人。”

“哇……你看,翼坤山的小脚丫耶,看上去挺洁白的嘛,跟你的有得一拼”

“滚蛋!老子的是男人白。是一样嘛?家族里多少女孩子羡慕不来,你这是嫉妒!”

“这个翼神龙太坏了,本事不见怎么高明,心思却坏到家了。”

观礼台上,翼神龙的举止也是引起一阵骚动,翼南空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不但继承了翼南天那混蛋的性格,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比他更油滑,更卑鄙!”

三长老哼道:“投机取巧,失于奸滑,毫无可取之处。”

就在翼家少年们纷纷忍俊不禁,窃窃私语的时候,当事人翼坤山却简直是被气炸了心肺,脸色阴沉而铁青,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翼神龙这么一胡搅,他的算盘立即全盘落空,别说什么树立无敌的形象,就是原本高涨的声望也遭受了当头一击。感受到现场数百道略带戏谑的目光,他愈发暴怒如狂。

以他翼家年青一代领军人物这等高高在上的位置,何曾受过这等羞辱,怒气冲顶,什么狗屁规则都不管了,翼坤山大吼一声:“翼神龙,好你个废物!居然敢戏耍我!今天不将你打得像死狗一样,我妄称年轻一辈第一人,给我死来!”

翼坤山暴掠而出,宛如出笼猛虎,浑身战气剧烈波动,凝聚于右拳,一眨眼就已经扑到了翼神龙的身前,他大喝一声身体一抖,战气猛地爆发,一拳轰出!

翼昆山可是翼家这一代炎月之战的践约者,打小便在翼家高层的全力扶持之下修习翼家镇族绝学“大崩灭拳”,浸淫在此绝技的时间比翼神龙不知道多出了多少倍。这一拳打出,劲风激荡,拳出如炮,撕裂空气,气势惊人之极。

青石场上立即哗然一片,翼神龙已经退出了圈子,自动认输,按规矩翼坤山是不能再出手,但是他们也没有说翼坤山什么,人家被耍了一道,按捺不住出手也情有可原。翼坤山就是一头猛虎,翼神龙去捋虎须前就应该明白会有怎样的后果。

至于裁判翼宣威,恨不得亲自出手将翼神龙丢出去,翼坤山动手他也只是假惺惺地喊一声:“不可……”,声音恐怕只有他自己才听得见。

翼神龙早就等着这一拳,右腿猛地向后一蹚,左腿向前一蹚,肌肉旋转发力,浑身战气爆发,劲如崩弓,发如炸雷,一记崩拳狂猛轰出。

见到翼神龙面对翼坤山刚猛之极的开山拳居然不闪也不躲,反而作出反击。几乎在场的人都蹦出两个字,找死!翼坤山是什么实力?堂堂翼家年轻一辈第一人,青铜七重天巅峰的高手,又是施展翼家镇族绝学大崩灭拳,恐怕连寻常青铜七重天的战士也难以正面接下这一拳。翼神龙什么境界?青铜三重天,撑死青铜四重天,单单是境界就够压死人了,居然还敢还手,这不是找死是什么?在青石场角落盯住翼神龙的沈氏也花容失色,惊叫出声,唯有司空皓月明眸中精光一闪。

“轰!”

以拳对拳,翼坤山勃然变色,一股刚猛无涛的力量宛如爆炸一般疯狂冲击着他的拳头。两股强大的力量激烈地撞在一起,战气的正面对抗,没有技巧,力强者胜!

轰……

在场的人几乎将眼睛都瞪了出来。翼坤山居然“噔噔噔”地被震退三步,翼神龙则是借开山拳轰过来的强猛力道,向后荡了出去,空中连翻三个空心筋斗,卸掉力道,轻巧地落在两丈开外。

“操!怎么可能,我眼花了吧?坤哥这一拳居然没把翼神龙那废物打飞?”

“谁说没飞?这不是飞了嘛”

“操,哪能是飞吗?空翻翻得那么潇洒,那是作秀!飞什么啊?”

“不可能!怎么可能!翼神龙怎么可能接得下翼坤山的一拳?”

青石场上的人都骚动起来。

翼坤山脸色惊疑不定,阴沉似水。只是一个回合,翼神龙的实力就已显露无疑,境界起码在青铜五、六重天,而且**坚固地可怕,绝对是一劲敌!这倒也罢了,以他青铜七重天巅峰的境界,自然美不会将翼神龙的境界放在眼中,让他惊疑的是,刚才翼神龙那一拳隐隐有种熟悉的感觉,发力方式似乎有点像翼家镇族绝学大崩灭拳,而且修习的境界不比他低。难道这小子也修习了大崩灭拳!?

这一拳,翼神龙也不好过,青铜七重天的力量确实恐怖,即使以他日夜以鸿蒙天书强化身体,又以各种手段淬炼肉身,居然也无法压过一头。加之翼昆山修习大崩灭拳虽然尚未能凝聚出崩灭金环,但是境界无疑比翼神龙更为身后,两人一记硬拼,翼神龙自然占不了多大便宜,到现在拳头仍然疼痛不已。

“翼神龙!隐藏地好深啊!可惜啊,境界的差距远远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打断你两条狗腿的!”翼昆山战气一提,双臂隐隐有金色的光芒流转,身上腾起一股比之前凶悍数倍的气息。

翼神龙咧嘴一笑道:“是嘛?听闻你自十岁开始便修习大崩灭拳,我倒是想领教领教,看看我们翼家这套镇族绝学在你手中能有几分威力。”他双拳一捏,战气激荡,他崩拳虽未大成,但是配合已经练到第二层境界的虚灵幻影步和从未动用过的天神之痕,他有信心跨越一个小境界的距离,挫败翼昆山,当然,以翼昆山的实力,他难免要受点伤。这也是他暂时不想跟翼坤山硬碰硬的原因,毕竟这秋季围猎和重剑节即将到来的关口,仅仅为了一个名额和翼坤山死磕完全是得不偿失,耽误了秋季围猎不说,还影响修行。

不过,他翼神龙也不是畏战之人,既然翼坤山铁了心要打,他也就奉陪到底,且看谁

能笑到最后。

北京德胜门口腔中医院预约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蚌埠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广州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石家庄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