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圣武仙皇 第0038章 杖八十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5:02

圣武仙皇 第0038章 杖八十

刘府,刘汉武已以得到了消息。

但他没任何反应。

倒是军帅夫人之一冒了火儿,当然,这位冒火的正是刘风刘云的生母,她是刘军帅第三夫人。

三夫人刘袁氏,是长风州二级豪族袁氏的女子,州里的二级豪族其实就是‘县级豪族’,放在县治那就是一等一的豪族了。

这位三夫人刘袁氏可是军帅府美貌排名第一的夫人,受宠程度也是不一样的。

换在平时,大小事物,三夫人都能插上话,就是正室大夫人也得给她几分颜面,谁叫老爷宠她呢?

但是今日这个事,刘汉武在闻报之后,沉吟不语。

三夫人就闹到了正堂上来,说亲儿子都快给人打死了,军帅老爷你还装什么深沉?难道是你儿子太多了,死一两个无所谓啊?

三夫人也是仗着宠信才敢拿话挤兑军帅,换了是别的夫人怕不敢这么说话。

“……好,老爷,你不管,我喊人去给儿子讨公道,三管家……”

“在,在,三夫人,小的在。”

这军帅府上的内务三管家是袁家出来的人,此人修为也是袁家出类拔萃的,做为州二级豪族,五七个宗阶强者总是有的。

袁氏为了固巩与刘军帅的关系,特意举荐家族一位宗阶强者进军帅府做高级府侍,其实就是想要个刘府的管家。

军帅府不小,内务外务管家有六七个

圣武仙皇  第0038章 杖八十

,个个都是宗阶强者,也大都是夫人们的娘家赠荐,谁都想和刘军帅把关系拴紧,另一方面也是照顾自家夫人方便嘛。

平日里‘管家’不论排位在几,在一堆府侍们面前都是耀武扬威的,但在老爷和夫人们面前,他们都以‘小的’自称,丝毫不敢逾了尊卑之秩。

“你,去锐风营找那个罗什么的,敲断他的腿,看看罗家会否为他出面?哼,军帅公子也是他敢作贱的?”

三夫人叉着柳腰,一付煞气冲天的模样,恨不能亲自去打断欺负她儿子那家伙的腿。

三管家袁脸色有些尴尬,苦瓜着脸应诺,但不敢就这么走了,老爷还没发话呢,他哪敢走啊?

就在袁偷瞧刘军帅脸色时,果然,刘大军帅锐利的目光扫了他一眼,吓的三管家袁腿一抖,硬是站在那里没敢挪动丝毫。

“你还站着干么?”

三夫人也是嚣张惯了,以为老爷宠着她,就可以代发号令了。

刘汉武没说话,但是和刘汉武平坐的大夫人出了声。

“三妹,稍安毋燥……有些情况,之前老爷是说过的,为了给这个姓罗的小子特授,老爷险些和林州君动手打起来,若果为了个小人物,值得老爷这么做吗?你咋不想想?”

三夫人刘袁氏微微一怔,两日前老爷是说过这些情况的,她当然没忘,只是一时气晕了头,把这个事抛脑后了。

此时给大夫人一提,刘袁氏的气势明显一弱。

“可是大姐,风儿生死未卜,云儿说,他都给那个姓罗的唤出战魂砸的镶进地里七尺有余了,这、这……”

母子连心,她能不关切吗?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刘军帅这时终于开口了。

“三娘,那个罗邪不是个没分寸的人,别看他年少,但此子绝非寻常之人,其智高绝,其势秘不可测,为夫见过的少年人太多了,但至今没发现一个能与之相比的,风儿不会有大问题的,最多断几根骨头,今儿,他就不该跟着那个刘杭去,刘杭想借你两个儿子立威,以抗上官,但罗邪不是省油的灯,也正好拿你儿子立了威,要怪,你就怪刘杭的唆使吧。”

虽然刘军帅未身临其境,但那些情况他也推测的八九不离十,如同亲见一样。

兵权交替,本来就是新旧势力要倾扎的时候,外人卷进去肯定要被殃及,但‘外人’偏偏是自己的儿子,这叫刘军帅哭笑不得。

另外说,他刘汉武和林州君争的面红耳赤,就差大打出手了,岂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迁怒于罗邪?

而且,他也不信罗邪真的会对自己儿子下狠手,所以闻报之后,他没太大反应。

“老爷,风儿,那风儿怎么办?”

刘军帅转眼望向三管家,“袁,你去一趟军营,把八公子接回来吧。”

袁这时壮了壮胆子,应诺后道:“那个姓罗的,要不要小的训他一顿?”

刘军帅一撇嘴,“你以为你是谁?你真把自己当宰相门前的三品官了?”

被老爷不客气的冲了一句,袁顿时满面通红。

刘汉武治家和治军一样严明,府上人敢仗势欺人,他是绝不姑息的,自己儿子在外面胡天胡地,他就忍很久了,又岂容其它人瞎折腾?

袁不敢在答声,恭身领命而去。

刘汉武目光望向厅外的虚空,突然无声一笑,心说:罗邪,不错,不畏强权啊!

念头至此,浓眉又是一蹙,不畏强权是硬骨头,可这是惹事的根源。

这时,刘军帅的笑变的苦了些。

做这小子的‘座师’,日后不知是福是祸呢,还好,有林兆坤那个细货‘同舟共济’,有压力大家一起分担吧。

刘军帅的担忧是正确的,不畏强权的,那肯定都是惹祸精。

出乎葛存义王李张陈等人的意料,军帅府的三管家袁来了后,憋红着脸在营门口把刘风给带走了,连句场面话都没有交代。

这一下锐风营就炸了窝,怎么着?把军帅公子打的生死不知,军帅府来人都没说半个字就提伤者走了?

举营哗然的同时,锐风营所有的人,上至葛存义这个副都检,下至一般小兵勇,全都把新任营帅当回事了,再不当回事,告到刘军帅那里也讨不回公道啊。

聪明人看清了风向,这个少年营帅的背后有刘军帅在鼎力撑腰啊。

一心还想着军帅府来人给自己讨公道的刘杭,也在三管家袁走后,如丧考妣的慌了神儿。

刘杭给罗青衣一脚踹的吐了血,但只是小伤,罗青衣也是有分寸的,不会在罗邪立威时乱杀人,对方不仅是正式军职,还是刘氏宗亲呢,从哪方面说都没有下重手的理由。

装死的刘杭眼见求救无门,就只能自己扛这一关了。

他从地上抓起罗邪砸他脑袋上的军诰,苦笑着了看了看,心里后悔死了之前的举动,早知这小子如此跋扈,我就不该下猛药想要威慑他呀,哪知自讨苦吃了。

这一下里子面子和尊严都丢光了,他都不知怎么去营中见人?

但是想一想刘军帅的脾性,他既不追究罗邪,肯定是要怪怨自己了,若自己不能摆平眼前的麻烦,此后怕无立锥之所了。

别说,这个刘杭还是挺有点头脑的,这种事他也能很快想清楚。

可是这口气,他是怎么也咽不下去的,怎么办?

几经思忖,刘杭咬了咬牙,起身往营帅大帐去求见。

“营副都检刘杭,参见营帅大人。”

灰头土脸的刘杭,进来之后,头都不想抬,闷声闷气的见礼。

罗邪高坐在上,哼了一声。

“军诰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是卑职之错,望大人见谅。”

“刘副都检,我也不想和你绕圈圈,你自辞吧,锐风营有你无本官,你今日不向刘军帅递辞呈,本官明日就去递,让贤与你。”

罗邪这话可够绝的,他要彻底把这个扎在锐风营的毒瘤拔掉,省得看着他闹心,留他在营中搞小动作?智者不为。

对,就是做的这么绝。

刘杭猛的抬起头,脖子都涨的青筋凸现了,一双眼瞪的牛头大。

“营帅大人,你、你、你……欺人太甚!”

“自作自受,你是自己滚出锐风营,还是本官叫人轰你出去?”

“姓罗的,老子和你拼了……”

啪!

罗邪拍案而起,冷声道:“大胆,咆哮帅帐,你长了几个脑袋?左右,拿下此獠!”

刘杭给这声厉喝震醒了,噗嗵,一屁股坐在地上,咆哮帅帐,死罪啊,他可受不起,这时还不低头,就是刘军帅也救不了他。

“……大人,卑职认命,卑职自请离营,愿递辞呈……”

“你以为本官逗你玩呢?忤逆犯上,想造反不成?死罪可免,活罪不饶,人来,给本官拖他出去杖八十,葛存义,监刑!”

“下官遵命。”

葛存义朗声应命。

刘杭再不吭声了,被拖出去时,用无比怨毒的眼神盯着罗邪。

罗邪却看都不看他一眼,蝼蚁一样的角色,根本不值他一顾。

给拖出大帐的刘杭没敢反抗。

葛存义在他给被摁翻在地时,飞指点了刘杭身上几处部位,封经闭脉手法,让他无以为抗。

四个亲卫两两摁住,两两剥除刘杭白甲及护胫,令其背臀腿全部裸现。

行刑兵赶到,左右各二,四条杖举起疾落。

啪啪啪啪啪!

随着杖落,惨嗥声惊起,平日里刘杭作威作福,缕虐下属,对他有抱怨的人多了,这时有怨报怨有仇报怨的好时机啊。

四个行刑手手下不留情,葛存义也不发话,就是个打。

三十几杖下去,刘杭就面色苍白若死了。

这八十杖打完,估计他半条命就丢这了。

若不是修为还算可以,换作是普通人,八十杖是足以杖毙的。

在晕死之前,刘杭嘴里吐出含含糊糊的一句话。

“姓罗的,老子誓、誓报此仇……”

后来,他头一歪晕厥了。

求推荐票、收藏!

广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南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银川治疗男科医院
沈阳脑康中医院费用贵吗
如何去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