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异界娇宠 第一百三十章 算了一卦

发布时间:2019-12-04 16:34:38

异界娇宠 第一百三十章 算了一卦

等了很久,迷迷糊糊的便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掌灯时分,大红的灯笼挂在屋檐底下。舒晓恩静静地站着,入眼处满是肃穆寒风,背后的瑶儿抱着薄安默默地陪伴着。

派去前院的小丫鬟只说三皇子留在老爷那边下棋。

之后,迟迟都没有音信传来。

瑶儿隐隐约约知道,舒晓恩跟三皇子之间某种牵绊……她担忧的看向舒晓恩,是不是有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发生了,小姐跟三皇子的关系才会闹得这么僵?

以前,三皇子跟小姐安安静静的待着也好,或是一人下棋、一人看书,她都从来没有见过三皇子对小姐这般,有种莫名的疏离感。

瑶儿抬起眼睑看了眼被乌云遮挡住的月亮,四周围寂静而昏暗,给人很不祥的征兆,像是即将要有大事发生了。瑶儿想着,低头去看怀里抱着的薄安。

薄安正好也抬起头,朝着瑶儿看去,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一双黑白分明的清澈眸子,像是在问她,为什么都待在屋外,吹这么冷的夜风?

瑶儿无解,喃喃低语道:“小姐想事情呢。”也像是在回答她自己的心声。

薄安没理解,挣扎着从她怀里落到了地上,朝着前方那抹孤独的身影爬去,临近了,小手揪住她的裙摆,咿呀出声叫唤。

等不来了。舒晓恩觉得好笑,低垂视线去看她脚边的小婴儿,弯下身动作轻柔的将他抱入怀里,风拂面吹来,薄安抬起小手,替她撩开随风飘荡的碎发,一双眼睛像是盛满了星辰,璀璨夺目。

舒晓恩想到了前世。那个时候她最大的心愿,找个普普通通的老公,生几个可爱的孩子……现在想来,那种从前看来简单的愿望,其实也最奢侈。这一世,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有美好的未来了……

发现小婴儿浑身泛着凉意,舒晓恩替薄安扯紧了红色小袍子,“冷不冷?”

薄安眨了眨眼睛,脸上笑意盈盈的,没有回复。

尸鬼的身体一向冰凉……

瑶儿走上前两步,接话道:“小姐,薄安只有一件小袍子,我打算给他再缝制几件。”

“有你这样技艺精湛的师傅给他缝制衣裳,那可是他的福气了。”舒晓恩笑道。

瑶儿脸蛋红扑扑的,薄安则笑嘻嘻的看着瑶儿,似乎很赞同舒晓恩的话。像是听到异样的声音,薄安回转过头,朝着那阵脚步声方向看去。

提着一盏羊皮灯笼的高大壮实的身影,缓缓从一片黑暗之中走了出来。羊皮灯笼烛光不够亮,只能朦朦胧胧看清那个来人的轮廓。

薄安看到舒晓恩等的千墨来了,仰起小脸朝她看去。

舒晓恩点点头,轻轻地拧了下他水嫩的脸蛋儿,觉得他这个小家伙浑身都透着灵气。那阵脚步声走近了,舒晓恩抬起眼睑朝着他看去。

四目相对。

舒晓恩早已不再纠结,三年的约定已过了一年,再有两年,什么都结束了。舒晓恩的表情温和含笑,眼睛盯着他刚毅俊朗的面庞,他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神情,也在回视着她。

“进屋里。”舒晓恩先打破说话道。

转身将薄安递给了瑶儿,等千墨先踏进了屋,她也跟着进了屋。

看着他褪去了上衣,露出结实的肌肉,胸前的黑塔图案线条分明,清晰的都浮现在了肌肤上。没关严实的窗棂突然吹进一股微凉的寒风,烛光扑簌簌的险些灭去。

屋内的火光暗了片刻又徒然亮了起来。

舒晓恩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眉宇间突然亮起了一抹笑意,奇怪的盯着他的眼睛,却发现那抹笑意仍旧浮现在他面上。舒晓恩皱了皱眉头,先过去将窗户关了。

返到他身边,将手送到他面前。

却发现他仍旧在笑?舒晓恩嘴唇动了动,又止住了问话的念头,催促道:“开始吧。”

千墨握住她的手,哧笑了一声,以手指汇聚了灵气在她手掌上划破了一个口子,眼见着汩汩地血液冒了出来,他将她的手按到黑塔图案上,也将她的人带到了怀里,紧紧的搂着。

舒晓恩愕然。

他们说了什么?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千墨。正疑惑间,突然听到了千墨压低的声音,轻轻地响了起来,“放心吧,我一定会设法娶你进门的。”

手掌伤口微微刺痛着,大量的血液被黑塔诅咒吸食,舒晓恩因为缺血,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捉摸不透这句话的意思。

难道是她表露出了什么心思,让千墨以为她非嫁他不可了?舒晓恩皱着眉头,自从那夜理清了他们目前最适合的关系,她对他的婚事已经没有太多的感触了

“到时候再说吧。”舒晓恩语气淡淡道。

抬头见他胸前黑塔图案消失了,舒晓恩收回手,避开他的视线,朝着门窗外看去。

“三皇子回吧。”舒晓恩道。

千墨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见她始终不问,便主动解释道:“魏东明帮你算了一卦。”舒晓恩闻言抬起头,撞见他眼眸中亮起的光芒,不由问道:“很好的吗?”

千墨眼中染了笑意,却没有答话。

舒晓恩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仅仅只是卜了一卦?她定定地看着他眼底亮起的光芒,那里面似乎还有她看不透的东西。

“回去吧。”舒晓恩轻轻推了他一下。

难得他心情愉悦的时候,被她一个劲地驱赶,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顺了她的意思,趁着夜色离开了魏府。

舒晓恩目送着他离开,心底却忐忑不安起来。似乎有她看不到的危险,正在朝着她围聚而来。她抬起头四望,诺大的庭院只剩下她一人的孤独身影。

四面凛冽的风呼啸而过。

舒晓恩摇摇头,甩掉那种升起的古怪念头,快步朝着屋子走去。

瑶儿抱着薄安讲着故事,看见她脸色有些难看,瑶儿停住了,朝着舒晓恩看过去,难道送三皇子出去,又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

薄安扬起小脸,朝着舒晓恩愉悦的笑着。

舒晓恩不自觉站住脚步,暗暗松了口气,先前的那股孤身行走的不安感觉,被这满室的温暖所驱散,她缓缓勾起笑容,朝着瑶儿点点头。

瑶儿笑了,薄安立刻晃动她的手臂,要她继续讲故事。

长春银屑病医院哪个技术好
香河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连云港治疗宫颈炎费用
广州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苏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