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强行交易系统 第十一章 倒霉至极

发布时间:2019-11-08 05:45:50

强行交易系统 第十一章 倒霉至极

半个月后,一片下着暴雨的山脉之中,姬荡处在一个半人工树洞里。

听着外面大雨直下敲打树叶的声音,滴滴答答、清脆的如珠落玉盘,闻着风吹过来时雨气中夹杂着的泥土气息,芬芳而自然,此时姬荡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得……非常不好。

他已经被困在这里一个时辰了,茂密的树林之间吹来饱含寒气的风,临到姬荡被雨浇透的衣服上,越发的冰人。

虽然姬荡有着内功护体,寒暑不侵,但是那不代表感官丧失了,不会生病是不会生病,冷却是实实在在的,而且衣服湿哒哒的紧紧贴在身上也是十分不好受。

再加上树洞地势偏低,雨水已经流了进来,使得树洞之内变得泥泞一片,是坐也不行,躺也不行,姬荡就生生原地不动的已经在这站了一个时辰。

姬荡从来没想过放在江湖里也是实力不俗的自己竟也有如此窘迫的时候。飞檐走壁、高来高去轻而易举的他却被连绵不断的暴雨困在一片个充满泥泞的树洞里,看来武功也不是万能的啊!

又是一阵风吹过,带进树洞几点雨滴,姬荡在心里不停的哀嚎:“还有谁!还有谁比我惨!!”

就在几个时辰前,姬荡还骑着买来的骏马,挎着剑,意气风发地飞奔在路上。本想一口气穿过眼前这片葱绿山脉,就到了青州,也就是杨青组织总部的所在地,然后就好好歇息一下。

毕竟就算姬荡身体上有着生机提供的无限精力,不会累,但接连半个月的各种赶路确实使姬荡的精神有些疲劳。

不过打算的是很好,结果没成想姬荡刚进入这个不知名山脉天公就开始不作美,没有任何预兆的在短短一刻时间之内就完成了,云聚、天阴、雨落等一系列复杂操作,打了姬荡一个措手不及。

几息之内,没有任何防备,没带任何雨具的姬荡就变成了浑身湿透的落汤鸡。

发现旁边一颗几人合抱大树下有个不小的树洞后,姬荡就赶紧把马拴在一边,躲了进去。

雨下了一会后,姬荡发现雨不但没有任何变小的趋势,而且还好像越来越大,看起来短时间不会停的感觉。

然后姬荡又看了看外面被雨不停浇着的马,同情心就泛滥了。

自己躲雨也不能让马在外面浇着,姬荡这样想着就想把树洞用内力掏大一点,或者直接把这树掏空,让马也进来躲雨。

毕竟怎么说也是相处半个月了,有点感情。

结果就当姬荡在这边费时费力的掏着树洞时,不经意的回头一看,发现马的缰绳不知什么时候开了,那马抛下他直接跑了。

姬荡满手木屑错愕的看着雨中那匹马儿奔跑的欢快背影,欲哭无泪!

看来我是自作多情了,什么“相处半个月,有点感情”全是假的吧!

林间的风吹过,姬荡倚着树干面无表情的习惯性紧了紧早就湿透的衣服。

姬荡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八辈子霉了,先是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浇了个一身,然后又是吃力不讨好的挖树洞。

雨下个不停、马也跑了、小风也不停的吹着。

姬荡已经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表现不太好,惹得某位大能不满,要把他干掉,再扔个人过来接替他。

一会是不是直接有道天雷打下来,正好劈中这棵树,然后顺带劈死他,给新进的穿越者“腾身体”,姬荡胡乱的想着。

就在这时“劈嚓”一声,好似闷雷作响,姬荡吓得赶紧离开树干、寒毛炸起,心蹦蹦的跳。

片刻过后,姬荡心中的悲伤逆流成河,因为他在“雷声”过后还听见了一声人声——“合吾!”,他居然被一声走镖的锣响吓了个半死!

“嗯?锣响,有走镖的,太好了,我要脱离苦海了。!”意识到他可能要离开树洞的姬荡笑的像一个两百斤的孩子。

雨中李勇穿着蓑衣,一只手放在刀上,时刻着警惕身边的动静。不是他摆架势,过于谨慎,实在是这趟镖太重要了,不容有失。

就在这时一道呼救声传入了李勇的耳朵,他猛地把头转向一边,眼睛微眯,精光乍现,声音是从那边的树林里传来的。

李勇快走几步到了镖头孙涛旁边。“孙哥”李勇低声叫了一声孙涛,然后快速与孙涛进行眼神交流,询问孙涛的意思。

孙涛也是面色凝重,这次押镖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但他眼神几经变换,还是张嘴说道:“我也听到了

,二勇你带两个人过去。”

“可是,万一那是个埋伏呢!”李勇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所以才叫你带两个人过去,要不是埋伏,真的是落难的行人呢?走在外面都不容易,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看到李勇还想说什么,孙涛又开口直接堵死了李勇的话:“去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要真是埋伏,就算咱们不过去,他们一会也会过来的。”

看到镖头把话说死了,李勇也只好照办,手一招,招来了几个平时很机灵的小子,带着他们往呼救声那边走去。

“小心点!”孙涛低声喝道,李勇点点头,算是回答。

孙涛看着雨中几人走远了的背影,心中不禁叹到:唉,自己这个兄弟平时也是一个热心的汉子,以前走镖时遇上落难的也会帮上一把。

但实在是这次镖和以往都不同,才搞得每个人都神经兮兮、疑神疑鬼的。

想到这里,孙涛隐晦的看了一眼镖队中间的几辆马车,他现在有些怀疑接下这趟镖是不是一个错误!但是事已至此已无法回头了。

“原地休息一下,都给我机灵点!”孙涛大喝,发令提醒整个镖队的人。

还在树洞里困着的姬荡眉头微皱:“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见人,莫非是我的喊的声音不够大被雨声遮盖了,他们没听到。

还是这帮人听到了,却故意不帮我。要真是后者的话,我就是冒雨追上去,也得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这么做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现在姬荡的心情是十分不爽,算他们撞在枪口上。

终于几声树枝被踩断的声音进入了姬荡的听力范围,但是随之而来的还伴着几声异常的雨落声,清脆无比,像是雨点击打在刀身或者剑身上的声音。

嗯?兵器?姬荡拿起旁边原本在旁边立着杨青留下来的宝剑。

“怎么?难道不帮人还想顺道赚个外快,打个劫吗?”不明情况的姬荡恶意猜测到。

很快的,几个人影披着蓑衣走出了树木的遮挡出现在了姬荡的不远处,姬荡看着他们抽出来拿在手里的刀,眼神瞬间变得冰冷无比,准备随时动手。

而不远处李勇几人也走着走着突然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像是被什么残暴凶兽盯上了一般。

这时,李勇也看到了处在树洞里的姬荡和姬荡手里的剑,他瞬间警惕了起来。

但是在李勇再三仔细排查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后,发现看起来不像是埋伏,他就招呼旁边的人把刀收了起来,拿着一把油纸伞向姬荡走了过去。

同时他还是低声对身边的人说道:“看起来就是一个被雨困住落难的,但是也不要放松警惕,一有不对,立马拔刀!”“是。”几人点头应道。

姬荡也看到对方把刀收了起来,拿着一把油纸伞向他走了过来。

虽然那几个人还是保持着警惕,有些防备他,但是姬荡也明白过来了,自己怕遇上坏人,对方在外走镖不也是一样的想法吗?

姬荡摇摇头,看来一连串的倒霉经历使得他有些过于警惕了。

“朋友,接住。”李勇走近把伞扔给了姬荡,姬荡也放心的把伞接了过来,道了声谢后,姬荡打开伞走进雨中。

镖队中,就在孙涛等得有些担心,考虑要不要再派两个人去看看的时候,大雨中,李勇几人已经带着一个撑伞的黑袍青年走了回来,孙涛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片刻后,马车车厢里,姬荡换上镖头孙涛派人送来的干净衣物后,开始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刚才他问了一句给他送衣物的人这支镖队押镖的目的地是哪,得到的答案正好也是青州。

几番思考姬荡后决定还是跟着这支车队走,看看接下来有什么能帮他们的,好报这一伞之恩。

特殊声明:姬荡的这个决定和跟着镖队有马车坐没有任何关系!!!

倚着车厢而坐的姬荡有些后悔,早知道他就雇辆马车了,骑什么马,慢是慢点,但是……姬荡慢慢的伸了个懒腰,真是舒服啊!

都怪前世小说的荼毒,什么江湖之中的大侠、高手都是骑马驰骋,才更有高手风采,我呸!

姬荡这半个月下来,要不是杨青以前会骑马,要不是姬荡体内有生机护体,恐怕姬荡的屁股早就磨没了,不过那也颠的姬荡都快神经衰弱了。

若是现在再让姬荡在屁股和风采中选一个,姬荡一定毫不犹豫地选择屁股,因为亲身经历后姬荡才明白,风采什么的都是虚的,舒服才是王道。

而就在姬荡享受这舒适的马车的时候,殊不知另一辆马车里的主仆正在讨论着他。

聊城癫痫病医院
成都西南脑科医院
万源市中医院怎么样
京都儿童医院做口腔科
南阳治疗早泄最好的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